广告
CTRL+D快速收藏本网站,下次轻松访问!
广告
女性养生 身体
广告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河北都市网 > 车讯 > 正文

车优美日晶科技如此判断共享经济是真是假_山上隐居

来源:梯阵 点击数:作者:heluwq 时间2017-12-22 14:44

  这几年资本市场捧红了一个花魁——“共享经济”。

  这花魁一度红到发紫,以至于那些腰缠万贯的金主,不惜银两,豪掷百亿只为博“美人呵呵一乐”。

  但是,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,金主和花魁在多数情况下只是露水姻缘,很难长久。

  共享经济到底是什么?简单粗暴说,就是被“万人骑”的卖春者

  2017年了,“共享”已经不是一个新鲜概念,而是越来越多的人,越来越频繁使用的实物,关于各种“共享”产品,或许你比IT君还要熟悉。

  上班、下班出门后顺手打开手机APP,共享汽车、共享单车,解决“最后N公里出行”;闲暇想出去娱乐一下,搜一下共享KTV;玩着玩弄着手机没电了,就找一部共享充电宝充充电;想打篮球就点击一下共享篮球……

  这就是“熟悉”的深层意义:“共享”正在构建我们新的消费习惯和生活方式。

  有人说,经历2016年的“资本寒冬”之后,2017年是“共享”的春天。

  “共享”概念确实很像投资者的“春”药,只要听到这两个字,投资人就有按捺不住的投资热情。比如,小小的共享充电宝,就有“10天融资3亿”的魔力。

  “共享单车”成了春药中的升级版,小鸣、摩拜、ofo等等一个比一个药劲凶猛,让投资人欲罢不能。据不完全统计,截止2017年4月,共享单车先后经历的40起融资,总金额已达192亿元。

  “共享汽车”则是“共享概念”中的浓缩精华版,投资人一碰就高潮,据IT桔子统计,仅滴滴一家从2012年至今14笔融资,有数据可循的就有112.6亿美元(约776亿元)。

  “共享经济”这么疯狂,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  从经济学家那补课之后,IT君发现,共享经济根本不是描述我们熟悉的那些“共享”产品,而更像是在描述一种人——“自由卖春者”(在此指自主经营两性服务的优男、娼女)。

  因此,共享经济就可以解释为是卖春者的身体这一“闲置资源”本来没有投入经济市场去卖,但是商业模式创新之后,卖春者通过出卖身体“使用权”,与消费者“信息共享”的基础上发生“连接”之后,实现“社会财富流动”,因此自由卖春者具备共享经济5大要素(本段加粗内容)。

  并且,这些自由卖春者是将沉睡的经济要素投入经济活动,所以“节约了产能”;因为这些卖春者是自主经营,自建网络覆盖周边,时间自由度大,所以“便利”和“效率”是其主打优势;由于没有增加产能,对环境污染少,因此很“环保”;在这个过程中,因为没有中间商层层盘剥,财富直接从上游流到下游,所以“财富均等”的实现度也很高;至此,自由卖春者也具备共享经济5大优点(本段加粗内容),堪称是共享经济完美“范本”。

  而为了利润更大化,自由卖春者也会找个中间服务商(比如皮条客),但并没有失去上述共享的精髓。

  对比来看,现在社会上流行的“共享”产品,其实绝大多数都是伪共享。

  被玩坏的“共享经济”

  比如共享单车,ofo刚开始还没有走出校园的时候,一部分自行车就是学生把自己的车子共享出来,获得免费骑车的权利,这时就是把部分闲置资源唤醒,投入经济活动,部分意义上还是共享经济。

  但后来,就不是了,就伪了,实质上类似“时租经济”。

  共享,简单粗暴来说就是自己的东西拿出来让“万人骑”为自己创收,“皮条客”只承担运营服务商角色。而伪共享,其实是旧时代开妓院的老鸨做的营生,虽然卖春者还是提供服务的主体,但是卖春者已经成为老鸨的商品,并且老鸨拥有卖春者的产权。

  而且当今社会的老鸨,是很有野心的老鸨。

  比如O老鸨和M老鸨都想垄断卖春市场,就向各自的金主融资,拿到钱后就通过各种手段获取大量的少男少女,包装、培养他们成为“共享卖春者”,然后各自再通过“充100送100”、“免费试用”等等手段进行“跑马圈地”。

  因为这些粉嫩的新生代“共享卖春者”调动了消费者的好奇,并且覆盖面积更高、更方便、性价比也很高;尤其当这种情况形成现象级,原来没有买春欲望和欲望不强的人,受到激发或者迫于潮流,也会进入了全新的消费习惯之中。

  那么,原来的社会闲置资源因为姿色不一,并且也不新潮,这下就彻底地沦为社会闲置资源了。

  当“共享卖春者”建立的连接赶超固有的“原配”,虽然盈利模式金主们还没有摸索清楚,但是新的消费习惯建立,卖春者开始呈现“上位”趋势,金主们已经看到希望。

  在资本的助推下,新生代的“共享卖春者”访客量猛增,但是市场还没有抢夺下来,所以老鸨和金主们还得不停地“招募”少男少女,于此同时,意味着更多的真正社会闲置资源进一步被闲置,那么节约、环保、财富均等就成为空谈,伪共享就进一步坐实了。

  但是老鸨和金主已经取得大捷,公众把“伪共享”当做“共享经济”的意识进一步强化了,当下在许多消费者看来,共享汽车和出租车不一样了,共享单车和自行车租赁不一样了,共享充电宝和自动售货机也不一样了……

  那么,就算伪共享把共享概念玩坏了,又有什么关系?那就看谁受益,谁受害了。

  谁是交易的受益者?

  首先,这些卖春者有钱赚,是受益者。

  消费者在这个过程中,享受了服务和便利,也是受益者。

  就连那些为“共享卖春者”抬轿、治病维护的也同样是受益者。

  某单车创始人曾表示,共享单车现在还没有找到明确的盈利模式,目前市场上也没有哪一家共享产品实现全线盈利。这么看来老鸨和金主似乎应该成为当下的受害者。

  可是,共享市场融资还在继续,还不停地有新的金主前来“接盘”。

  比如A轮金主投资1亿,获得10%股权,这家企业在资本市场估值就是10亿;等B轮金主投资进来10亿,获得股权10%,此时这家公司估值就是100亿;就算考虑到股权稀释、通货膨胀等其他原因,此时A轮金主撤股全身而退,当初的1亿现在就变成了八九亿,盆满钵溢,也是受益者。

  在老鸨和金主眼中,“共享”赚钱是迟早的事,自己只是从“未来肯定赚钱”的大盘中,提前拿出一些钱先快活快活。

  至于老鸨,因为是创业者,拥有股份更大,只要有人投资,他就稳坐钓鱼台;并且他的套现能力更是惊人,当然也是受益者,甚至有可能成为下一代金主,档次从“用产品赚钱”直接提升到“用钱赚钱”。

  相对而言,卖春者和消费者是享受当下,老鸨和金主却是从未来财富中“圈钱”,目前来看当下好像人人得益,没有受害者。

  谁是交易的受害者?

  A轮金主之后是B轮金主,B之后是C……最终总会有一个“终极接盘侠”,到了他这盘子就传不下去了,没人来接他,他只能自己消化,可以说“终极接盘侠”就是潜在的受害者。

  “共享卖春者”,干了几年之后,多半还是要找个老实人嫁了、娶了,这个老实人就是那个“终极接盘侠”。这些卖春者因为长期遭受“蹂躏”,最终跟老实人结合之后,还能不能安稳过日子、寿命还有多长、有没有传染病、传宗接代的能力有没有被破坏,只能老实人“自己消化”了。

  当然,潜在受害者不可能只是老实人和“终极接盘侠”,还有其他人,并且是很多无辜的人。

  “共享卖春者”的老鸨和金主,因为站在这条交易生态链的上游,很大程度上拥有了相关社会资源配置的权利。

  但目前来看,权利的表现却不资源利用最大化,而是扭曲了市场各参与主体之间的关系,所以带来过度投资、产能过剩、低水平重复建设、恶性竞争、坏币驱逐良币等等一系列问题。

  目前针对数以万计的城市垃圾、恶意破坏“共享产品”滋生的“国民素质”问题,相关地区出台《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》已经敲响警钟。

  而老鸨和金主作为资本的“活体代言人”,本能是流向利益,社会问题不在他们考虑的范畴。

  “国民素质”如何建设;产能过剩、低水平重复建设社会如何消化;恶性竞争政府如何治理;投资过度资源空耗经济市场如何应对;等等这些问题都很尖锐,但老鸨和金主已经将社会问题丢给社会,将人民的问题丢给人民。

  因此“共享经济”这个概念本身也是受害者,不是因为共享经济本身具有吸引创业者、消费者、投资人的能力,而是恰好赶上当初一个故意错用了概念的产品(比如“共享单车”)形成了一定经济规模,有预见能力的资本趁机打着这个名号,“以人民的名义”推波助澜,开采金山银山,撒下一个弥天大谎,造就一个又一个“圈钱神器”。

  就像2016年的“VR”先被资本热捧又被资本抛弃的遭遇,因此IT君预感当下,2017年的“共享”的财富正在被透支,是得胜者们正在为2018年的“XX概念”准备着新一轮“圈钱运动”的启动资金,催生着新一轮的圆梦者和新一轮的社会问题。

  而不论什么时候,问题最终都会均摊给社会,不幸的是我们正是“社会”的一个个组成部分。

  现在再回头看,老鸨和金主们冠冕堂皇地裹挟着财富,站在成功者的阵营,额头上印着两个烫金大字——共享。安安稳稳地一边做着卖春生意,一边立着牌坊,确实让人羡慕、嫉妒、恨。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本网站]的立场,也不代表[本网站]的价值判断。
广告
广告

最新图片

太合音乐集团杨浩宇:现场 太合音乐集团服务艺人横 DasCoin 在 GitHub 发布代码库 奥丽侬“云端之城”& 巴